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愛奇小說網 > 都市現言 > 人間不值得但你很值得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掛彩了

人間不值得但你很值得 第三百一十二章 掛彩了

作者:姜宏晨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0-04-01 00:22:39 來源:33言情

原本熱鬧的周圍因為這里激烈的爭吵聲,吸引了不少的目光,大家都看著眼前的場面,沒有人來勸,全部都是選擇看戲,而他們幾個人中有一種硝煙彌漫的味道。

“寒,你這是干什么呢?你趕緊的把酒杯給我放下來!”話完,酒杯他已經搶到手了,然后就往桌上敲。

范寒雖然醉了,但是眼睛里閃爍著一絲憤怒的光,不悅的表情縈繞在他那臉上,看了看搶了自己酒杯的李尋陽,接著他又兇神惡煞地看著雅蘭。

“爺我不打女人,我潑你行了吧,真不知道你哪來的優越感,是女人又怎樣,只要爺想照樣辦你,你再給我嘴賤一下試試?!狈逗钢谋亲拥?,李尋陽看著趕忙又將范寒的手給按了下來,結果范寒一下子倔脾氣又把手給抬了起來。

雅蘭旁邊的女生在范寒潑酒的時候就站在雅蘭的旁邊,所以夜被濺到了一些,但她并沒有發作,在自己的包里面拿出了紙巾,給自己擦拭了一下后,想起了旁邊的雅蘭,然后幫雅蘭擦著水酒,將她臉上的妝都給擦下來了,但是雅蘭渾然不顧,推開了那為自己擦水的手,然后向前一步將范寒的手給拍了下去,開始發牢騷道:

“我在就是落落那女人關你什么事兒啊,舔狗也沒你這樣的吧,你當舔狗人家還不一定要你呢!曹膩嘛,你強出頭個什么勁兒!”

“夠了雅蘭,話別那么難聽!寒你冷靜一點,這哪里像點什么事兒?!?/p>

“得了吧,李尋陽,落落是你帶出來的人,她做了那么丟臉的事情,你護著她,我可不護著,我早就看她不順眼了?!?/p>

“我護著誰了,你最好別血口噴人,亂話,這本來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只不過是單純的幾張照片,你就在群里面添油加醋的,到處敗壞人家落落的名聲,人家落落還是一個女孩子,弄得以后人家弄了以后怎么見人?!?/p>

“她事情都做出來了,還怕讓人嗎,搞笑,你在這里叫什么叫,能耐讓她現在到我面前跟我對峙啊,不定就像我前面的,她現在正在人家身子下歡愉得不得了呢?!蓖耆珱]有經過大腦思考的話從雅蘭的嘴里脫口而出。

啪——

突然,范寒一記重重的耳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雅蘭的臉頰甩了過去。而雅蘭則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巴掌給打傻了,一時間愣在原地發不出聲。

雅蘭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范寒,氣得是臉色發紫。

“范寒,你這是要干什么!”李尋陽氣急敗壞的喊了起來,快速的沖過來拉住了范寒。

李尋陽看著眼前的雅蘭,也不想什么,而是拉著范寒,從人群中艱難地鉆了出來,范寒沒有反抗,而是乖乖的跟著他離開。

眾人也以為事情就這么結束了,還以為雅蘭被打這一下,也已經慫了,不敢再什么,就是一個外強中干的主。

范寒的身影已經隨著李尋陽離開了,圍觀看熱鬧的人也就開始散了,又開始各自的活動。

一女生看見雅蘭待在那里不動,然后輕松喚了她一下:“雅蘭……”

接著只看見雅蘭從桌上拿了一個空的啤酒瓶子,便沖了出去,眾人看著都不知道該做什么反應,而其他人不明白她要干什么,所以也沒有誰攔著她。

李尋陽就這么一路把他給拉出來了,終于來到了外面。李尋陽輕輕呼了口氣,回過頭問道:“你開來的車停到哪里去了?”

范寒顯得有些呆滯,一陣凌厲的風,忽然就吹了過來,其中還夾雜了一股寒意,絲絲縷縷浸入范寒的脈絡神經,吹得他也清醒了幾分,他搖了搖腦袋,卻沒有回復李尋陽,剛才問他的話。

李尋陽看到范好這模樣,又問了一遍:“你開來的車你停在哪里了?你還記得住嗎?大哥?”

范寒認真的聽了聽,過了幾秒才反應了過來:“車就停在哪兒呢?!彼瘟艘幌履X袋,示意了個方向。

李尋陽順著他示意的方向看過去,看到那個個方向,確實有一輛寶馬在那里,而且還看到車旁邊站著一個身穿代駕服的人,然后就趕忙拉范寒過去。

第一下沒能拉動,然后他就回過頭來:“干嘛呢?走呀?!?/p>

結果他這一回頭也看到了從店里面怒氣沖沖走出來的雅蘭,雅蘭紅腫的眼眸迸射出惡毒的光,臉寒如鐵。

李尋陽并沒有注意到雅蘭的手上,只是對雅蘭喊道:“雅蘭,你跟出來干什么?”

范寒聽聲音也回過頭看,雅蘭的速度絲毫未減,沖范寒走了過來,靠近到了一定的距離之后,雅蘭這才舉起了手中的啤酒瓶子,緊接著就往范寒的頭上砸了過去。也不知道雅蘭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氣,但是酒瓶子是直接碎聊,玻璃渣子落到地上的聲音吸引了旁邊的代駕師傅。

這始料不及的變化讓李尋陽都驚呆了:“雅蘭,你干什么呢?瘋了!”他急忙走過去推了一把雅蘭,結果一時間也忘記了控制力度,一把就把她給推到霖上,向后傾倒摔到地上的雅蘭吃痛的喊了出來。

而范寒也上演了一幕后知后覺,被敲了之后,好一會兒他才蹲了下來,接著抱著腦袋,但是嘴上卻也沒有喊疼。

“寒!你怎么樣?沒事吧?”

他掙扎著站了起來,手捂著被敲的地方。李尋陽這下看到了范寒的額頭流下來的血。

代駕師傅也已經走了上來了,好巧不巧,這就是上次給唐曉東他們做代駕的那個代駕師傅。

他上來之后滿眼的關懷,詢問著情況:“怎么了這是?哎喲,這都流血咯,快把人送去醫院啊。這妹子鬧的是多大的矛盾呀,下手這么狠?!?/p>

“你車鑰匙呢?”李尋陽急著,自己開始翻找范寒的衣兜了,然后把鑰匙給拿了出來,然后看著代價師傅問道:“你是接的那輛車子的單子是吧?”

代駕大哥順著李尋陽指出的方向看,道:“對,不過下單的老板,我等半了還沒有出來呢!”

李群陽簡單確認一遍后就把鑰匙塞給了代駕師傅:“快,就他下的單,你把車開過來!”

雅蘭看著眼前這一幕不知道解氣了沒有,她爬了起來,就回陵里面去。

李尋陽大致安排了一番之后就看著車子走了,接著就回陵里面,回去之后他直接回到了那一桌旁邊,但是卻沒有看到雅蘭的身影,然后他走向了一個女生詢問道:“雅蘭人呢?”語氣有些溫怒。

被問到的人慌張的往后退了一步,惶恐的看著他:“她……她…她剛才從外面回來之后拿著包就走了,我不知道是走去了哪里?!?/p>

李尋陽盯著她的眼睛看了一會兒,然后就往里面走去找了,因為他剛從外面回來的,所以他能肯定,雅蘭就算拿上包,也還沒有離開店,但是就剛才的那狼狽樣,應該是去找個地方補妝了,然后李尋陽便輕車熟路的向衛生間走去。

而這一邊,張曉晨和落落兩個人穿戴好了之后便騎著電驢快馬加鞭的往店里趕過來了。雖然是自己開的車,輕快不少,但是畢竟大晚上的張曉晨也不敢開得太快,所以花了半個多時,她們才來到這里。

她們快速找了個位置,把車停下來之后,就急忙往店里走了,結果走到店門口的時候,看到店門口有人在那里打掃,兩個人看著地上的玻璃渣子,地上里面還有一塊污漬,因為霓虹燈照映,所以她們看不出來是什么,更是憂心忡忡了。

負責掃地的人是店里面的保潔員,當他看到落落之后還有一絲的意外,但是發現落落除了一臉焦急的模樣以外什么事情也沒櫻

落落急忙詢問道:“阿照,剛才店里面有發生什么事情嗎?還有這里的玻璃渣子是怎么回事呀?是不是有人打架了?”

“這里的玻璃渣子是怎么回事的,我不知道,是尋陽跟我的,讓我出來處理一下,避免有人不心踩到,不過里面,不久之前好像聽雅蘭跟一個男的發生了矛盾了,后來那個男的也走了,就尋陽送走的?!?/p>

聽到這里之后,兩人相互看了一眼,落落道了一聲謝謝,然后急忙就往里面進去了。

進到里面之后,里面依舊還是很熱鬧,絲毫看不出來,像是前面發生過什么事情的那種,落落也已經沒有心情顧現在的氣氛,是去四處查看著找人。張曉晨只能跟著落落。

落落到處看了看,然后就找了一個同事在這里上班的伙計問道:“思思,你知道李旬陽哪去了嗎?我找他有事!”

那人看到了落落之后有一瞬間的心驚,不過很快就回過神來了,道:“我今一晚上都在這里陪著朋友,我也不知道,你進里面找找看吧,今晚輪到他暖場的,他應該還在,沒那么早下班?!?/p>

聽到這番話之后,落落就拉著張曉晨走了。

那人看著落落走,又看了看落落的步子,聲道:“這雅蘭話還真的是難聽零,就不什么事都沒有嗎,哼?!崩湫σ幌?,然后又繼續朋友在那里喝酒聊。

落落到處看了看,還是沒有找到人。然后張曉晨就提醒到:“落落,這樣找也沒用啊,你要找誰呀?打個電話呀!”

得到了張曉晨的提醒,落落就帶著張曉晨走到了一個相對安靜的角落,準確來是去到了倉庫的位置,然后她才拿出了手機打電話。

李尋陽現在和雅蘭正在老板的辦公室,兩個人對立面的站著。

那老板無奈的對雅蘭教:“你怎么就這么沖動呢,還隨便打人,要是人家出了個三長兩短,這該如何是好?”

“老板,他當時扇耳光是沒扇到你的臉?!毖盘m冷哼道。

“可是你也不能要人家的命!”李尋陽冷冷道,“現在人是已經送去醫院了,要是有個什么三長兩短,你可是得負責任的?!?/p>

雅蘭不以為然:“是嗎?那就看他敢不敢來找我了?!?/p>

這時李做陽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看了看號碼,然后就接下羚話:“喂,你現在到哪里了?來了?我們現在在老板的辦公室,你過來一趟吧,嗯,沒事,一起帶來吧?!?/p>

“你把誰招來我辦公室了?”那老板開口問道。

“是落落,在那之前我就已經叫了她了,只是這大晚上的,叫車不容易,所以來的慢了些?!?/p>

那老板點零頭,又看向了雅蘭,似乎很是無奈:“我,大家出來都是混口飯吃的,我都已經私下跟你了,嘴下留點德,你怎么就是不聽呢,你看看你在群里面的那些話,像什么樣?!?/p>

剛完,這邊也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進來吧?!?/p>

緊接著門就被緩緩的推開了,走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張曉晨和落落。

雅蘭看見了落落之后鄙夷的瞪著落落,那厭惡的眼神對落落滿是排斥。

落落看著她的模樣,很是不舒服,但是也顧不得與她計較,跟老板打了招呼之后,她便開始問到李尋陽:“你不是寒寒來了嗎?那他人呢?”

李尋陽看了一眼雅蘭,道:“那家伙在門口的時候,被雅蘭用玻璃瓶子敲了腦袋掛彩了,我讓代駕師傅已經送他去醫院了,現在不知道情況怎么樣,我還沒問?!?/p>

一聽到人已經到了醫院,落落張曉晨心驚,然后不約而同的看向了雅蘭,雅蘭看著她們兩個人只是冷哼一下。

落落道:“雅蘭,平時我也沒得罪過你吧?就算是表面的塑料姐妹,大家的感情也不算是很差,為什么這一你在群里面不停的詆毀我?我來的時候,外面的那些姐妹跟我,你在店里面的話更難聽,可以告訴我為什么嗎?”

雅蘭莞爾一笑:“不為什么,難道你不是跟著三個男的走了嗎?你還裝什么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百度統計
财神捕鱼打财神技巧